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俄烏沖突下的“北溪2號”陷入進退維谷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吳妍 丨 時間:2022-03-06 丨 責編:樂水

          吳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助理研究員

          日前,俄羅斯總統普京一紙總統令,承認烏克蘭東部地區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獨立,并決定在頓巴斯地區發起特別軍事行動,俄烏邊境緊張局勢加劇。法德領導人數月以來的外交斡旋付諸東流,歐美旋即出臺經濟、金融、科技等一攬子對俄制裁措施。

          德國更是不惜打破其自二戰后長期堅持的不為沖突地區提供武器援助的政策,為烏克蘭提供了反坦克武器和導彈等致命性武器,甚至特別設立1000億歐元的專項基金用于國防現代化建設,軍費開支一舉突破2%的GDP大關。德國總理朔爾茨27日在聯邦議院特別會議上指出,“德國正處于歷史轉折點,外交及國防政策轉型勢必所需”。

          然而,相較于在經濟、科技、運輸乃至軍事領域對俄進行制裁的果決,德國在“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問題上似乎顯得有些畏首畏尾。截至目前,德國僅表示由于安全形勢的變化,需由經濟部重新評估管道供應安全,因此暫時叫停相關審批程序,并未追隨美方步伐將相關企業和負責人列入制裁名單。

          歷時五年,總耗費超110億美元,總長1225公里的“北溪2號”,自設想提出以來便一直伴隨著美國、歐盟、俄羅斯三方的地緣政治博弈。歐盟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歐盟天然氣進口量約40%來自俄羅斯。其中作為歐盟經濟火車頭、政治主心骨的德國更是俄羅斯天然氣在歐盟的第二大進口國,2020年有近40%的天然氣進口依賴俄羅斯。對俄羅斯能源的深度依賴和美國對俄歐能源合作的疑慮使德國深陷三方博弈的旋渦。由于三方僵持不下,導致原計劃2019年竣工的管道工程一拖再拖。雖然當前“北溪2號”已全部完工,具備運行使用能力,但俄烏沖突升級導致德方不得已緊急叫停相關審批手續,以向俄施壓,增加談判籌碼。

          然而,徹底放棄“北溪2號”對于德國來說絕非易事。首先要歸咎于其在能源問題上的“先天不足”。即使被特朗普詬病為俄羅斯的“俘虜”,時任德國總理默克爾依然在美高壓下,力排眾議堅持推進“北溪2號”管道建設。實際上,不僅是天然氣,德國在煤炭、石油等其他化石能源的進口上均高度依賴俄羅斯。盡管近年來,德國嘗試增加從挪威等國的天然氣進口,以減少對俄能源依賴,但收效甚微。

          其次是能源轉型的“后天壓力”。德國計劃于今年年底前關閉最后三座核電站,由此徹底退出核能。在風能、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發展尚未成熟的當前,由此產生的能源缺口只能由天然氣來彌補,這進一步推高了德國的天然氣的進口需求。

          此外,所謂“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因此對德國經濟產生的負面影響也不容小覷。德國萊布尼茨經濟研究所調查顯示,自2014年因入侵克里米亞實施對俄經濟制裁以來,德國每年經濟損失超50億歐元,相當于德國GDP的0.16%。僅是當前審批停滯的決定已導致歐洲天然氣期貨價格飛漲。若全面斷供或引發歐洲能源危機,給尚未從疫情沖擊中復蘇的德、歐經濟沉痛一擊。

          最后,“北溪2號”還是德政府回應選民關切、鞏固選票的關鍵政治工具。在德國政黨格局碎片化趨勢不斷固化的大背景下,能源轉型、氣候變化等綠色議題作為民眾首要關切,成為各大政黨施政綱領中不可回避的內容。2022年慕尼黑安全報告的調查數據顯示,相較于法國、英國等其他歐洲國家,德國對于氣候變化所帶來的風險感知更為迫切,且56%的德國民眾對于國際社會在控制溫室氣體排放、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等議題上所做出的努力表示不滿。

          而“北溪2號”作為事關德國能源轉型能否順利進行的關鍵工程,對于執政黨的政治影響不言自明。因此,無論是美、歐、俄三方利益的博弈,還是德自身困境的掣肘都注定其無法輕易舍棄“北溪2號”。當前,俄烏邊境沖突尚未平息,圍繞俄歐能源合作的戰略博弈亦將持續。德國何去何從,“北溪2號”是去是留,依然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

          短期來看,在俄烏軍事沖突得到妥善解決之前,德國推進項目審批的可能性幾乎為零。長期來看,美長臂管轄始終是管道運營的最大不穩定因素,歐對俄地緣政治意圖的擔憂進一步加深,但能源短缺的現實又難以改變。相信經此一役,德國將更深刻地認識到歐洲戰略自主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責任編輯:樂水)

          網站無障礙
          国产欧美日韩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他扒开我内裤强吻我下面视频,美女自视频慰娇喘视频大尺度,av无码波多野结衣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