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當代美國政治極化的多重根源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龐金友 | 時間:2022-03-04 | 責編:申罡

          文 | 龐金友 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政治極化是當代美國政治發展的顯著特征,也是其民主亂象的癥結所在。狹義的政治極化專指美國政黨政治、國會精英的兩極分化,集中表現為政黨對抗白熱化、國會議員陣營化和意識形態兩極化;廣義的政治極化則涉及群體極化、文化極化和經濟極化,包括社會群體裂痕擴大、大眾文化對抗升級、貧富階層分化加劇、政治觀念對立沖突、政治行為極端激進等。政治極化不僅是一種客觀的政治現象,也是一種分析范式,為觀察美式民主發展變化、反思美式民主困境提供了全新視角和框架。那么,當代美國的政治極化是如何興起的呢?

          經濟不平等持續加劇

          進入21世紀,美國經濟不平等的發展態勢令人始料不及,淪為“最不平等的發達國家”。集中表現為:收入差距不斷加大,中產階級持續萎縮,階層固化日趨嚴重,“貧困陷阱”顯現。

          據美國喬治敦大學庫普坎教授的研究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美國最富有的1%的人口占有全國近25%的收入。超級富豪與其他群體的收入差距不斷拉大,收入前10%的精英群體與中下層民眾的差距日趨明顯。中產階級一直是美國引以為豪的橄欖型社會結構的中堅力量。隨著財富被權貴階層聚斂,中產階級的境遇每況愈下,逐漸墜入低收入階層。甚至有學者斷言,以目前速度,美國中產階級不用10年將徹底消失。

          經濟不平等日益加劇,勢必引發社會領域的不平等,進而導致階層固化、“雙鉆石”結構等困境層出不窮。高收入與低收入兩大階層的裂痕越發明顯,富人與窮人間的對立越發嚴重。收入、財富和分配的不平等,硬生生把平等的權利想象和統一的共同體成員身份撕扯得支離破碎,階層之間相互質疑、彼此猜忌,甚至謾罵攻擊,為政治極化浮出水面提供了經濟根源。

          民粹主義強勢崛起

          民粹主義是當前美國最為活躍、極具影響力的思潮,以反精英、反體制、推崇暴力話語、倡導極端平民主義立場為鮮明特征。但受歷史傳統、陣營結構、政治主張的影響,美國的民粹主義又裂分為左、右兩大陣營。

          左翼民粹主義以城鄉低收入群體、外來移民等草根階層為主體,將生活窘境歸咎于精英階層的操縱和現行體制的缺陷,主張通過改變規則和制度以謀求發展空間;右翼民粹主義則以中產階層尤其是“鐵銹地帶”的白人藍領為主體,認為經濟全球化導致美國制造業衰落,外來移民搶占就業機會和福利份額,外來文化引發主流道德淪陷和社會分裂加劇,堅決反對高稅收,拒絕醫保改革。

          左翼和右翼都不喜歡富人,認為富人搶走了他們的財富;但右翼更不喜歡左翼,認為窮人得到太多社會福利,而這些都來自他們的納稅。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美國政府推行了一系列針對低收入群體的救助政策,右翼民粹主義者對此極為不滿,擔心政府要征更多的稅用來貼補窮人,于是喊出“你沒資格花我的錢”的口號?;谕瑯拥膿?,他們堅決主張限制外來移民。左右兩大陣營的興起加劇了美國政治的極化程度。

          身份政治深度泛濫

          美國的身份政治運動源自20世紀60年代左翼陣營對主流文化的反思和批判。在先后整合民權運動、黑人運動和女權運動的力量后,身份政治的矛頭直指精英、白人和男性群體,試圖通過強調自身差異性來反抗剝削和壓迫,進而爭奪對主流文化的主導權。80年代后,這種以反思、批判和解構為特征的左翼批判精神逐漸衰落,身份政治成為左翼精英人物表達政治主張和文化訴求的“表演政治”?!罢握_”一度是身份政治的強大武器。

          進入21世紀,受全球經濟形勢影響,美國中產階級的生活空間和工作機會不斷遭到擠壓。尤其是生活在農業州和“鐵銹地帶”的白人群體,面對席卷而來的移民浪潮和咄咄逼人的移民訴求,身份認同被喚醒,“受害者情結”被激發,最終形成了一種獨特的“回應性身份政治”。結果是:身份政治不再是邊緣對抗中心的反抗政治,而是同處邊緣的文化族群間的對抗政治。

          這種狹隘的身份政治對當代民主政治構成實質沖擊。原本應以大眾利益為根、以共識政治為本的民主政治,淪落為追求狹隘的族群利益、特定的身份屬性的部落政治。正如有的評論家所說,共和黨正成為白人政黨,民主黨正成為少數人群政黨;身份將慢慢取代經濟和意識形態,成為美國政治的核心分歧。從這個角度來看,身份政治是當前美國政治極化興起的文化根源。未來美國是展開雙臂擁抱更廣闊的世界,還是亦步亦趨回歸保守,是給予外來移民更多的權益和關愛,還是關注白人藍領、推崇白人至上主義,這是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根本性分歧所在,更是美國政治極化的焦點所在。

          后物質主義普遍流行

          自20世紀70年代起,美國的公民價值觀發生重大轉變,這種變化被美國政治學者英格爾哈特稱為“后物質主義時代”的到來。后物質主義者們更關注族群意識和移民權利,青睞生活方式的自我選擇和社會關系的和諧美滿,對物質的追求、權力的追逐、家庭的堅守乃至對主流文化的自信、民族情感的維系,則慢慢被淡化甚至被遺忘。

          然而,后物質主義的流行需要以物質生產的高度繁榮和無限豐富為前提和基礎。若這個前提不復存在或基礎不再牢固,后物質主義的價值訴求就將成為一廂情愿的幻想和不切實際的奢望。當美國國際地位相對下降,經濟發展形勢持續下行,中下階層不平等加劇,后物質主義的價值訴求就不得不讓位于物質主義的現實需要。這樣,兩大價值觀念必然產生摩擦。

          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率先進入現代文明,也率先闖入后現代文明。當前,一些后發現代化國家迅速崛起,并逐漸形成自己的特色優勢和全球競爭力。在以更快速度、更高質量發展壯大的發展中國家面前,發達國家的優勢地位面臨挑戰。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右翼陣營主導的逆全球化的“再工業化”措施,可以視為對后物質主義價值觀的回應,而激進的左翼路線,卻正努力將后物質主義的巨大磨盤推得飛快。物質主義與后物質主義的巨大反差,助長了美國政治的極化環境和對抗氛圍。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當代美國的政治極化是經濟、政治、文化、觀念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作為民主政治發展的一種極端形式,政治極化內在的破壞力、解構力和重塑力有些已經顯現,有些僅露冰山一角,有些尚在潛滋蔓長。但毋庸置疑,當前美國政治極化的態勢愈演愈烈,美式民主已經遭遇反噬。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
          国产欧美日韩亚洲一区二区三区,他扒开我内裤强吻我下面视频,美女自视频慰娇喘视频大尺度,av无码波多野结衣在线看